六人团伙窃取电信员工账号 承揽宽带提速业务牟利

  东方网1月11日消息:在街头路边或小区门口,时常能看到有人做“宽带提速”业务,相比较宽带运营商,他们往往因收费低廉而受到欢迎。殊不知,低廉的背后可能隐藏着犯罪行为。日前,在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的一起案件中,因涉嫌盗窃罪,利用非法手段进入电信公司宽带后台管理平台,私自更改用户宽带网速,造成电信公司资费损失的犯罪嫌疑人赵某等被提起公诉。

  2014年6月,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在梳理近期客户宽带带速使用情况时,发现有人通过非法手段盗用其公司员工的工作账号,在破译账号密码后登陆公司内网平台,并进入电信后台网络管理系统,私自提升宽带用户的速率,造成电信公司资费损失达数万元。根据电信公司提供的被提升宽带网速的用户清单,公安机关很快找到了那些客户,他们纷纷表示网速确实被提升,由于之前申请的网速较慢,就找到从事“宽带加速”业务的代理商帮忙提速,然后支付相应费用就行。

  随着调查的深入,公安机关发现该案系团伙作案,犯罪分子在团伙中的分工不同,有专门负责申请低速宽带的,有承揽宽带提速业务的,也有窃取电信公司员工账号进入后台修改宽带速率的,他们彼此之间紧密联系,环节相扣,形成了一个宽带提速的“灰色团伙”。最终,在公安机关的严密布防下,赵某等六人被抓获归案,到案后均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在该团伙中,赵某的作用最为重要,多是由他直接进入宽带管理平台修改宽带速率。据调查,赵某之前一直担任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宽带新装组的部门主管,主要业务就是帮客户申请宽带或上门安装宽带。赵某在工作中发现,通过电信公司的后台管理系统账号权限,可以将低速率宽带用户绑定至高速率宽带用户账号上,使得低速率宽带用户能够使用高速率宽带,但仍支付低速率资费。此后,赵某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条件,窃取了电信公司其他员工的宽带后台管理账号,并和田某、王某、焦某等人合伙做起宽带提速的业务。

  经检察机关审查认定,自2013年7月至案发,赵某等人分别采用捆绑或升速手段,将至少8条宽带设备由个人用户修改为单位用户,使上述宽带账户提高网速性能却不改变低网速宽带资费,而后将修改后的宽带贩卖牟利,共造成两种速率的宽带之间的资费差价达人民币49170元。而赵某等人通过宽带转卖或安装黑宽带等方式,分别获利数万至数十万元不等。

  东方网1月11日消息:在街头路边或小区门口,时常能看到有人做“宽带提速”业务,相比较宽带运营商,他们往往因收费低廉而受到欢迎。殊不知,低廉的背后可能隐藏着犯罪行为。日前,在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的一起案件中,因涉嫌盗窃罪,利用非法手段进入电信公司宽带后台管理平台,私自更改用户宽带网速,造成电信公司资费损失的犯罪嫌疑人赵某等被提起公诉。

  2014年6月,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在梳理近期客户宽带带速使用情况时,发现有人通过非法手段盗用其公司员工的工作账号,在破译账号密码后登陆公司内网平台,并进入电信后台网络管理系统,私自提升宽带用户的速率,造成电信公司资费损失达数万元。根据电信公司提供的被提升宽带网速的用户清单,公安机关很快找到了那些客户,他们纷纷表示网速确实被提升,由于之前申请的网速较慢,就找到从事“宽带加速”业务的代理商帮忙提速,然后支付相应费用就行。

  随着调查的深入,公安机关发现该案系团伙作案,犯罪分子在团伙中的分工不同,有专门负责申请低速宽带的,有承揽宽带提速业务的,也有窃取电信公司员工账号进入后台修改宽带速率的,他们彼此之间紧密联系,环节相扣,形成了一个宽带提速的“灰色团伙”。最终,在公安机关的严密布防下,赵某等六人被抓获归案,到案后均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在该团伙中,赵某的作用最为重要,多是由他直接进入宽带管理平台修改宽带速率。据调查,赵某之前一直担任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宽带新装组的部门主管,主要业务就是帮客户申请宽带或上门安装宽带。赵某在工作中发现,通过电信公司的后台管理系统账号权限,可以将低速率宽带用户绑定至高速率宽带用户账号上,使得低速率宽带用户能够使用高速率宽带,但仍支付低速率资费。此后,赵某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条件,窃取了电信公司其他员工的宽带后台管理账号,并和田某、王某、焦某等人合伙做起宽带提速的业务。

  经检察机关审查认定,自2013年7月至案发,赵某等人分别采用捆绑或升速手段,将至少8条宽带设备由个人用户修改为单位用户,使上述宽带账户提高网速性能却不改变低网速宽带资费,而后将修改后的宽带贩卖牟利,共造成两种速率的宽带之间的资费差价达人民币49170元。而赵某等人通过宽带转卖或安装黑宽带等方式,分别获利数万至数十万元不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