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曝光电信手机套餐暗藏“吸费黑洞”:话费跑得快竟是他们在作

  相信很多手机用户并不经常仔细查询或翻阅自己的话费详单,如果话费额没有明显波动,更不会查看详细账单。

  不久前,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接到观众的举报,反映他们的手机话费有问题,在不察觉、不经意之间,如同影子一样被偷偷扣费。这些“影子服务”究竟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产生的?315在行动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陕西西安的中国电信的用户史先生,在2017年为家里的一个固定电线元的家庭亲情套餐,包含4部手机的费用。但用了几个月之后,史先生发觉,每个月的线多元了。

  为了弄明白,史先生查询了话费详单,这时才发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家每个月的169元家庭套餐多出了好几个额外的增值服务。

  史先生咨询了电信工作人员,可令他气愤的是,中国电信方却只给了他“这个时间长了,已经没有什么记录了”的答复。

  史先生对中国电信的收费现象表示:“相当于,完全你花钱就不需要你作主,直接替你花掉了,简直就是抢劫一样。“

  史先生八十多岁的岳母用的是一部老人机,根本没有上网功能,但2017年5月,这部老人机竟然购买了一款名叫《冲击火线》的游戏装备。

  我岳母不识字,她根本不会玩游戏,短信也不会发,只是接电话、打电话,她怎么可能去订购这个游戏装备呢?

  史先生要求中国电信的工作人员,向自己进行解释。工作人员称,他们联系了《冲击火线》服务的提供——北京盘库在线公司,盘库公司的客服人员说,可能是中病毒了,或者是无意中误操作触碰了哪一个功能,发了一个短信到公司来订购这个游戏装备。

  可是无论怎样解释,老人机上并没有发送短信的记录,而中国电信方面则坚持说,因为手机发送了订购短信,所以才进行了扣费。

  史先生通过中国电信网上营业厅查询发现,在2017年4月2号,确实向北京盘库在线的号码发送了一个短信。

  这个时候就感觉更加奇怪,手机短信到底是怎么发的?反复交涉之后,有一个姓王的经理就承认了,他们实际上跟其他的公司,有一种合作,就是把他们的计费代码让其他公司进行推广,用他的原话来讲叫病毒式推广。

  北京盘库在线是中国电信增值业务的合作伙伴,中国电信将收费代码提供给北京盘库进行收费游戏服务。

  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北京盘库在线就选用了“病毒式”的推广方法,利用非法软件,可以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发送短信订购“冲击火线”的游戏装备。

  而且,这些短信在手机里都没有任何记录,只有通过运营商的网络才能查到这些短信记录。

  记者登录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北京盘库在线科技有限公司的信息,发现这家公司在西安、哈尔滨、上海、成都、武汉等多个城市都设有分公司,但短短几年时间相继注销。其中哈尔滨分公司更是被吊销执照,并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位于北京的总公司,因所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但就是这样一家频繁注册又注销,并接连被纳入经营异常名录的企业,却与中国电信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中国电信将增值业务收费代码开放给这家公司。在很多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进行游戏订购和扣费,很多类似史先生的用户在不知不觉中话费就被扣掉了。

  除了“影子服务”,在现实生活中没完没了的“垃圾短信”,相信也让很多手机用户不胜其烦。为什么垃圾短信删了这条又来下一条,就是不能根除呢?在监管日益严格的今天,垃圾短信到底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背后又有怎样的利益格局呢?

  王先生的手机每天都会收到很多“106”开头的短信,有的是会员服务、行业消息、公司通知、验证码服务,与此同时,还有很多商业类、广告类等短信息掺杂其中。基本上每天都有,删了还会再发,加上106后面数字不固定,也没有办法屏蔽。

  不胜其烦的王先生选择了向运营商进行投诉。可是中国联通客服人员的解释让王先生大吃一惊。如果要按照客服的提示自助屏蔽行业短信,那一些重要的银行短信也就收不到了。

  更让王先生意想不到的是,这些106开头的号码,都是经过相关部门审批的,并不是不良商家私自发送给自己的。

  手机上以106开头的短信,是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提供的网关短信平台,被称为运营商的“企信通”业务。

  记者在网上搜索“企信通”“106短信平台”,网页上出现了很多家可以发送106短信公司的信息。

  记者随机和几家公司的网上客服人员进行了咨询。谈及营销类短信的发送,他们都表示发送没问题,只是在区域和内容上会有所限制,当记者提出要面谈时,大部分公司则显得比较谨慎,建议用微信或QQ进行详谈,并称一般的合作在网上就可以完成,不需要当面谈。

  记者逐一咨询,一家公司的客服人员显得非常热情。记者表示要发送营销推广短信,对方几乎没有详细询问是哪种类型或产品,就表示,他们将会提供一个平台,内容由客户自己发送,并且主动提出可以进行测试,感受一下短信的接收速度和到达率。

  当记者提出想当面详细了解下情况时,对方表示网页上的地址并不是实际的地址,然后给记者发送了公司的实际办公地址。

  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一栋写字楼的114短信网。当记者表示想发送短信,推销一些代工的衣服、鞋、箱包时,对方开始给记者出起了主意,说可以在后面加个微信号,电信、联通一起发。

  为了让记者信服,这位工作人员还拿来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和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以及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随着洽谈的深入,这位工作人员坦言,现在三大运营商为了降低投诉率,会在一定时间段,对某种类型的营销短信进行屏蔽。当记者担心所要推广的内容会被屏蔽时,这位工作人员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它是一段一段的,运营商会通知我们,比如说贷款的,现在电信就发不了,只能联通发,那么咱就停了,比如说过个十天半个月这个审核通过了,或者是这个通道又开始了,就通知我们可以发了,然后我们再通知客户 。

  在谈到价格时,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同种类的短信,价格不同,发送验证码的短信价格在3分钱左右,一条营销类的短信价格在4分到5分钱之间,金融贷款类的价格则要更高一些。而在利润分成方面,运营商拿走大头,他们这些合作公司,只是赚一个零头,发一万条也才赚几十元钱。

  看记者还是难下决心,这位工作人员建议为记者开通一个账号,记者随时可以实际测试一下他们的服务质量。

  随后,记者给对方随意编写了一个公司名、负责人姓名以及手机号,没想到对方竟然就为记者开通了一个测试账户。

  当记者把所要测试发送的内容发送过去之后,对方又热心地告诉记者,哪些词汇是敏感词汇,如何规避一些将会被屏蔽的词汇。

  114短信网并没有核实记者所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就通过所掌握的短信通道,向手机用户发送了,带有微信号和“名包、表、鞋、服饰”,“好货”等字样的短信息。

  记者用对方提供的注册账户和密码,登录114短信网的操作平台,发现这个操作平台,在编辑短信时,有检查屏蔽词的功能。

  并且网页的右下方,几行红色的字特别显眼,这是通道提示和短信模板,哪个地区哪个时间段会被屏蔽,用什么样的模板更容易规避审核,都提示得一清二楚。

  北京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会常务副会长邱宝昌认为,如果是增值服务商背着运营商去违法的,民事责任也应该是运营商的,行政处罚也应该是它的。从主观故意上,如果恶意串通的话,这种情节更严重,更应该加大处罚力度。

  2015年,工信部公布了《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其中明确要求短信息服务提供者、短信息内容提供者未经用户同意或请求,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第十九条还规定,短信息服务提供者、短信息内容提供者用于发送业务管理和服务类短信息的端口,不得用于发送商业性短信息。

  《广告法》中也明确规定,“发布广告的媒体,必须审查广告发布者的资质和内容合法性”,然而在调查中,这些法律法规都被熟视无睹,虚假广告信息没有经过任何审核,就发送给了手机用户。

  “短信息我就认是运营商给我提供的服务。至于你的合作伙伴是谁,我可能不知道。所以从根本上讲,电信的主运营商,你要承担责任。至于说你找谁,合作伙伴是谁,消费者不清楚,消费者无需清楚。但是你必须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通信自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