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流量漫游费后哪些虚拟运营商能笑到最后?

  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工信部更表示,将确保手机流量漫游费于7月1日前取消。结合4G用户普及率,我们清晰的看出在通信技术更迭以及市场竞争双重因素驱动下,流量资费呈现加速下降态势,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取消流量“漫游费”对即将拿到牌照的虚拟运营商又意味着什么呢?

  取消漫游费对三大运营商的传统运营商模式带来了冲击,各省为政的“本地流量”首当其冲,消费者将趋向三大运营商中个别省份的价格洼地,加之基础运营商一边发展虚拟运营商的移动转售,一边自己做互联网合作品牌。这意味着竞争的博弈环境将从“三国杀”转入群雄混战的对抗与竞争,对即将获得牌照的虚拟运营商而言,获得牌照仅仅是红海之战的开始。

  面对如今“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国内通信市场,虚拟运营商牌照应该颁发给那些企业呢?一位业内专家认为,目前42家虚拟运营商,有的结合业务自身,大力投入扩大用户规模,有的蜻蜓点水,作为公司战略储备,静看行业发展,有的盲目跟风,没有找准定位 活在产业边缘,或面临破产倒闭等,牌照应该发放给具有标杆作用和大力投入找到自身发展道路的试点企业,才能有效落实实名制和确保大众消费者的切实利益,从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的2017年的虚拟运营商电话举报统计来看,用户规模靠前的企业反而消失在榜单中。

  目前比较成熟的虚拟运营商如蜗牛移动、远特通信成功模式有迹可循。以大力投入为始,融合自身特色优势业务对外输出服务能力,赢得市场空间和用户流入,最终形成了一个正向的闭环系统,以远特通信为例,试点期间大力投入,结合自身业务特点,提出“合创虚拟运营商”的理念,打造卡盟平台,摆脱了单纯的语音流量转售业务,通过开放SDK,接入中小企业创新,在垂直行业信息化,物联网应用等方面逐渐摸索出属于自己的一条发展之路,在试点前期被寄予厚望的京东、阿里等标杆型互联网企业,虽然在试点期间没有像市场预期的那样获得较大用户规模,但移动转售业务,也分别融入了各自的业务单元,比如阿里的移动转售业务并入阿里通信,京东的移动转售业务融入京东通讯业务单元,作为战略储备,根植在企业扩展的单元序列里,目前这类互联网企业也在和基础运营商联合开发互联网合作卡,也许等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之后,这种格局就会被打破,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价值才会真正的在互联网企业中体现出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